昔日核電工程師 高濃梅精折服日本人


打敗日本的高濃度梅精,竟來自一名核電工程師!看著辛苦務梅農的父母,不畏懼反對聲浪,返鄉發展的吳佳懋,運用科技長才,將70公斤的6分熟青梅榨出40公斤的梅汁,焠煉出1公斤的高濃度梅精,自然是珍貴無比,其高品質連日本人都被折服。 完全取自青梅原汁熬製而成的高濃度梅精,其有機酸高達55%,超越日本梅精的51%,濃縮度60倍超越日本梅精的50倍。而這樣的研發精神,正是吳佳懋想盡一己之力,領梅農們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所做的努力與堅持。

憨厚吳佳懋 運用工程師技術背景 自製高品質梅精、梅酒、葡萄酒

奕青酒莊是拿到國內第一張製酒許可的民間酒莊,酒莊主人很不像果農,也不像做生意的,原來是名核電工程師,這樣特殊的背景之下,他可以自製蒸餾機器,掌控更好的製酒技術,梅酒、葡萄酒都呈現厚實的口感,而這正是台灣民間釀酒普遍不及的,還有,由此外銷的梅精,有機果酸高達55%,超越日貨的51%,濃縮度60倍超越日本產品的50倍,連日本人都折服。

不忍年邁父親,清大畢業後投身農業,運用工程技術加以精進梅農產品

清華大學核工系畢業的吳佳懋,原為核電工程師,父母為果農,梅子外銷早年有不錯的收入,但之後日本改向大陸採購,景況已不復當年,且吳佳懋不忍年邁的父母還要在園裡辛勞,決定返鄉發展,但信義鄉的老家一帶為原住民保留地土地無法買賣,遂轉往水里鄉;缺乏梅子加工技術,吳佳懋很聰明地與大專院校相關科系合作,摸索出製酒技術,而奕青酒莊也是

擁有中海拔軟枝梅,再利用日本負壓蒸餾技術,釀出厚實口感優質酒

梅酒、葡萄酒,是台灣各地酒莊常見的產品,要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並不容易。吳佳懋說,從原料來說,奕青酒莊就已佔有地利的優勢,選用的軟枝梅,必須在大約中海拔才會生長較好,而奕青的梅樹園位於海拔大約1100公尺之地;軟枝梅酸度較高,製酒香氣也較足。

除了原料之外,蒸餾更是決定口感的關鍵,和其他民間酒莊最大的不同,奕青使用的是負壓蒸餾,一般蒸餾必須有100度的溫度,但負壓蒸餾只要55度即可,這樣的蒸餾法可以保存更多的原味,香氣、酸度、甜度都很飽和,呈現厚實的口感。

運用科技長才,以百萬資金自製要價五百萬蒸餾機,醞釀優質葡萄酒

負壓蒸餾是日本酒莊常用的蒸餾法,台灣酒莊較少使用的主因在於機器的價格昂貴,一般蒸餾機器大約100萬元,但從日本進口的負壓蒸餾機開價卻要300~500萬元,吳佳懋的科技工程長材就在此時發揮了效用──了解原理之後他自己做了一台負壓蒸餾機,花費卻與一般蒸餾機相同。

奕青的葡萄酒名為「取冰」,其製法和冰酒有些雷同,也是利用海拔850公尺的大溫差氣候,讓葡萄受霜害,並在回溫之後讓水份大量回流枝條,葡萄失去水份變成像葡萄乾的乾癟癟樣子後才採收,因為原料的水份少,製作出來的葡萄酒甜度相對提升很多,喜歡喝冰酒的人應該也會喜愛這一類葡萄酒。

台灣酒莊生產的葡萄酒常被批評滋味太淡,奕青酒莊同時在原料和蒸餾技術著手修正,才能做出口感厚實的產品。

以70公斤的青梅製成1公斤的奕青梅精,嚥下後能感覺到喉頭回甘的優良品質

梅精對台灣人來說並不熟悉,但卻是注重養生的日本人普遍使用的產品;梅精是將青梅去核榨汁熬煮,一直熬煮到成為比枇杷膏還濃稠的黑色膏狀物,由於現代人在食物攝取的不均衡及食物過於精緻,體質普遍過酸,鹼性之王的梅精於是被視為平衡酸鹼質的養生聖品。

70公斤的青梅榨出40公斤的梅汁,而做成梅精時只剩1公斤,梅精自然是珍貴無比,但這麼多青梅汁濃縮的「原膏」會是什麼味道?答案就是極酸極鹹,第一次吃的時候可能不太能接受,但習慣之後就能品嚐其滋味,而嚥下後能感覺到喉頭回甘,才是品質優良者。

能做出比日本還好的梅精,吳佳懋說,除了後端的製作技術外,與梅樹生產環境有很大的關係;台灣位於北迴歸線上,種植在近中海拔的梅樹必須忍受巨大溫差,先天上有機果酸就較高,一般日本人食用的梅精有機果酸為51%,奕青的產品卻能達到55.83%,濃縮度濃縮度60倍超越日本產品的50倍。

到奕青酒莊體驗唐式建築物所承載的歐美莊園舒活優雅風,來場心靈饗宴吧!

雖然冠上酒莊兩個字,但奕青也不太像台灣其他酒莊,並沒有製酒機器和製酒過程可參觀,在這棟看起來像日式但仿效的是唐式的建築中,頂多看到地下室幾個裝酒的橡木桶,其經營策略比較像國外的酒莊,可在此花錢品酒、吃飯,享受整體環境提供的心靈SPA,適合舒緩慵懶地談論酒精,不適合正經八百地介紹果汁變成酒的科技化過程。

聽說,這裡戀愛達成率很高,在此靜謐優雅的環境中,再加入酒精的催化應該是很容易讓人迷醉吧!

(奕青酒莊除了可自費品酒以外,也供應德國豬腳、羊小排等簡餐。)
  • 2015-10-14
  • 2072
  • 文章出處 NOWnews.com【今日新聞網】
  • 原文作者 記者 王以瑾

社群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