奕青慢活莊園逐步成形的故事


生長在務農討食時代的吳佳懋,經歷過蕉汁象徵富裕的時期,再轉往青梅熱銷日本的年代,再至全面歸零的鉅變衝擊,他無畏艱苦、嘗試研發,終於走出了一條與其他梅農不一樣的道路,帶著樸實良質的初衷跨足轉型,翱向國際。

生在那個蕉汁比信用卡好用的年代

「要說奕青農場,得由日據時代說起,我們家族是在民國30年左右,由鹿谷鄉舉家遷移至信義鄉,開始拓荒墾植的生活,當時的信義鄉仍是一片的蠻荒,主要出產木材、煤炭、樟腦油、稻米、香蕉及竹筍等,我們家族主要是生產香蕉及竹筍,尤其是本地山上的香蕉品質優良,專供外銷日本,為本地的農民創造可觀的獲利,當時只要看到身上有蕉汁的農民就是有錢人,而且蕉汁越多越有錢,蕉汁彷彿是紙迷金醉的通行證,比現在的信用卡還好用,但後來台灣在57年發生了吳振瑞金碗案後,台灣的香蕉產業就每下愈況,外銷市場也漸漸被東南亞國家取代。」


養生聖品青梅取代蕉汁地位

「60年代開始青梅對日外銷開始取代香蕉,成為本地最重要的產業,由於水里信義地區的海拔平均在500-1000公尺之間,日夜溫差大,所種出來的梅子品質相當優良,深受日本人喜愛,因此本地產的青梅幾乎百分之百外銷日本,更誇張的是,連身為梅農的我們,因價錢好,所以也鮮少吃到梅子,只知道日本視梅子為養生聖品,到底為什麼喜愛或者梅子有何功效,說來慚愧我們是一無所知。」

國際情勢衝擊梅農 轉型無毒精緻農業

「直到84年台灣青梅對日外銷突然被大陸取代,我所謂的突然是指前一年還正常交易,隔年就零交易,殺得所有梅農哀鴻遍野血流成河,國際貿易就是這麼現實,所以只能擦乾眼淚爬起來再戰,化危機為轉機,走向轉型之路。」

「我們家在60年代幾乎沒有任何財產,靠著父母辛勤的打拚,到我回來之前,20年間巳累積到15甲的梅園,我原本可以安居樂業,當個快樂的梅農,誰知一場鉅變改變了原先的規劃。為了轉型我另外投資了2甲地的葡萄園,並努力於梅子產品的研發,調整梅園的生產策略,我將地勢較平坦條件較好的梅園留下,地勢陡峭生產條件差的改為造林,朝精緻無毒農業邁進。」奕青莊主吳佳懋道。

奕青轉型成功 行一條龍產業

現在奕青除了擁有自己的加工場及莊園,更成功的打入百貨公司通路,慢活莊園提供品酒、咖啡、饅頭DIY、簡餐及團體會議等服務,供應服務能量達一百人,近年來努力拓展外銷,美國、新加坡及香港等皆有所斬獲,也代表本莊園已由傳統農場,轉型成全方位的一條龍型產業。
  • 2015-10-20
  • 1409
  • 文章出處 奕青慢活莊園
  • 原文作者 莊主 吳佳懋 親述

社群討論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