莊主創業記


吳佳懋退伍後於1991年到核二廠工作,住在台北這一年身體非常不好,除了居住空間狹小,台北冬天常常下雨,讓我很懷念南投溫暖的陽光,在一次生病後,終於讓我做出了瘋狂的決定,我要返鄉務農,你可以想像在民國80年代青年返鄉會遭受多少的阻力,於是採取先斬後奏的策略,就這樣我很快的就自由的呼吸到南投新鮮的空氣,更離奇的是病痛全好了。 在的回鄉的同時認識我太太秀容,由於我岳父堅持女兒絕不嫁入農家,為了娶老婆,只好到高雄長庚醫院擔任放射腫瘤科物理師,後來不到三個月......

創業緣由

吳佳懋退伍後於1991年到核二廠工作,住在台北這一年身體非常不好,除了居住空間狹小,台北冬天常常下雨,讓我很懷念南投溫暖的陽光,在一次生病後,終於讓我做出了瘋狂的決定,我要返鄉務農,你可以想像在民國80年代青年返鄉會遭受多少的阻力,於是採取先斬後奏的策略,就這樣我很快的就自由的呼吸到南投新鮮的空氣,更離奇的是病痛全好了。

在的回鄉的同時認識我太太秀容,由於我岳父堅持女兒絕不嫁入農家,為了娶老婆,只好到高雄長庚醫院擔任放射腫瘤科物理師,後來不到三個月我們就結婚了,撐了一年就把工作辭了回家當農夫。 我們家族三代都在玉山山麓栽種梅子,並外銷到日本,梅子產業一年為台灣賺進數十億美金的外匯,在民國50年至83年之間,讓台灣的梅農眉開眼笑,所以我看到的農民個個都是生活富裕的,就拿我們家來說,年收入也是數百萬,當時很難想像岳父家為何不喜歡農家。

後來不幸的事在84年發生了,我國青梅對日外銷在那一年全部被大陸梅子取代,外銷因而中斷,事情來得又快又急,導致台灣梅子大滯銷,經過痛苦的爭扎與抉擇,我選擇留下來帶領全家一起轉型,以走出經營困境。 當時我認為日本既然長期把梅子當成養生聖品,必有其道理,而這股風潮日後必會在台灣大流行,所以只要模仿日本產品,前途必然無可限量。於是我開始周遊各大學的食品系,為的就是學習梅子的加工方法,也非常幸運的遇到許多貴人的相助,例如嘉義大學的余哲仁教授、桃園農業改良場的史宏財博士等,都在我們發展初期提供許多技術協助,加上當時流行農特產展售會,借由展售的機會,除了把東西賣出去換取現金,也借機磨練商場經驗幾年的打拼下來,由原本單純的梅農轉型成青梅加工業的態勢己漸具雛形,在91年政府開放酒莊設立,我們很快的就拿到全國第一張製酒設立許可,然後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將酒莊蓋好,於91年12月27日開幕,而這一天也象徵本農場轉型成功的重要指標。
  • 2015-10-29
  • 2104

社群討論